能救命的部分儘管用!這個北大女博士最後的願望讓人淚目…

每日經濟新聞2017-10-16 05:28:55



圖為婁滔父親手機中保存的婁滔大學時期的照片


一個人活著的意義,不能以生命長短作為標準,而應該以生命的質量和厚度來衡量。得了這個病,活著對我是一種折磨和痛苦。我要有尊嚴地離開,爸爸和媽媽,你們要堅強地、微笑著生活,不要為我難過。


我走之後,頭部可留給醫學做研究。希望醫學能早日攻克這個難題,讓那些因為‘漸凍症’而飽受折磨的人,早日擺脫痛苦……”


最近,這份遺囑,讓無數網友淚目。



將器官捐獻出來,這是她最後的願望


這段感人的文字,是29歲的北大女博士婁滔,患上“漸凍症”後,清醒時留下的“遺囑”。


10月9日清晨7時,婁滔被接到武漢漢陽醫院,家屬代替她在人體器官捐贈登記表上,簽下了名字。


在和病魔抗爭2年後,2017年10月11日,婁滔所就讀的北京大學歷史學院領導,特地趕到武漢漢陽醫院,將一本北京大學“榮譽系友”證書,交到婁滔父親手中。


目前,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,婁滔處於“深度鎮靜”治療中。


圖為婁滔父親手機中保存的婁滔大學時期的照片


武漢協和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一許姓負責人稱,依據有關器官移植法規,人體器官移植摘除,必須在“腦死亡”和“心死亡”兩種狀態下才能進行,此外供體器官的指標檢查,也有明確健康標準。


他表示,婁滔雖然患有運動神經元病,但其病在大腦神經指揮系統,身體各器官功能仍是正常的。不過,婁滔身體已出現感染,必須在抗感染治療外,才能捐贈器官。即便如此,依然要在家屬的意願下,在法制的框架下進行。


“女兒得了漸凍症後,強烈要求死後將器官捐獻出來,這是她最後的願望。”10月12日,54歲的婁功餘說,他和妻子汪豔梅是湖北恩施土家族人。女兒婁滔,是兩人唯一的寶貝女兒。 


在婁滔患病後,很多人都伸出援手。兩次愛心籌款100多萬元。朋友圈更是展開了捐助的接力。


她就是父母口中“別人家的孩子”


對於身邊的同齡人來說,婁滔就是父母口中 “別人家的孩子”。


婁滔系恩施高中2004級5班學生。“能如此醉心於歷史,還是深奧難懂的古代埃及史,真是難得”,她的高中班主任兼歷史老師劉榮之這樣評價她。


“她最大的特點是愛笑。”在高中英語老師周道梅看來,婁滔同學性格開朗。


“只要有事找她幫忙,她基本都沒問題。”在同學趙怡心中,婁滔很講義氣,樂於助人。


2007年,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。


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,英語成績超棒的婁滔,在媒體新聞中心做志願者,義務為全世界運動員做翻譯,獲得好評。


本科期間,婁滔的學習成績始終位列全系前三,2012年以優異的表現保送至北京師範大學歷史學院世界上古史專業。


碩士期間,以世界史第一名的成績榮獲一等獎學金,並在核心期刊上發表譯作一篇。


2015年,婁滔以筆試第一、面試第一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歷史學系,攻讀古埃及史專業。


她的獨立生活能力很強。自從到北京讀大學後,除手機、電腦需要父母額外贊助外,每月生活費標準,一直都是1000元,其餘全靠獎學金。


婁滔很善於學習。在北京師範大學讀書時,別人為論文忙壞了。但婁滔還在寢室看似漫不經心地養花、給同學做美食。最後一個星期,婁滔的洋洋灑灑幾萬字的論文交上來,被評為優秀論文。


在熟悉人眼中,她永遠是那個樂觀開朗、聰明好學的美麗女孩。


2016年,病中的婁滔堅強樂觀



靈魂被囚禁在了身體裡



原本,婁滔的人生規劃,是畢業後做一名教授——傳道授業。


作為父母膝下獨生女兒,婁滔憧憬的生活方式是:一定要和父母住一個城市,最好一個在東,一個在西。可以不要天天見面,但要經常在一起吃飯、聊天


她的身體一直都很好,在學校跑過萬米長跑,還經常游泳。


一切來得猝不及防。


據婁功餘回憶,2015年8月,婁滔回恩施度暑假,經常說身體渾身沒力氣,上樓乏力。當時,父母還笑女兒“太嬌氣”。


10月份婁滔返校後,一天早晨給媽媽打電話,說一隻腳尖踮不起來,不聽使喚。經過一系列神經內科檢查,2016年1月中旬,北京大學第三醫院、協和醫院相繼對婁滔的病情作出診斷:疑似運動神經元病。


運動神經元病,就是大家熟知的“漸凍人症”。


運動神經元病,屬於神經系統疾病,目前病因病理不明。而婁滔所患這種,屬於遠端發病這種,其發病進程十分迅速。其可怕之處在於,患者大腦意識從頭到尾都是清醒的,會慢慢感受到全身不受控制,最後連呼吸肌都無法自主,只有眼睜睜等死


手部局部肌肉無力、萎縮,是漸凍症的初期症狀


也因此,這種病被描述為:靈魂被囚禁在身體裡。


為了不拖累男友,在患病1個多月後,婁滔主動提出和男友分手,並謝絕很多同學的看望。她希望,自己留在大家心目中的是一個健康美好的形象。


2年來,婁滔踏上了漫漫求醫之路。


2016年10月,不見好轉的婁滔,被轉回恩施當地一家醫院的神經內科,做保守治療。她的病情越來越惡化。發展到最後,連吃飯、張嘴都沒力氣了。2017年元月,因大腦缺氧深度昏迷,婁滔住進了ICU重症監護室,失去了自主呼吸功能,用呼吸機維持生命。


2017年4月10日,醫護人員在病房為婁滔慶祝生日


儘管如此,婁滔在患病期間,仍堅持“聽”完了60多部中外世界名著。患病期間,婁滔經常說,好不容易進入了理想的校園,找準了衷情的學業,不能繼續奮鬥、有所作為,實在心有不甘。


據瞭解,“漸凍症”病人發展後期,整個人都如同麵條一樣癱軟。面對自己的病情,婁滔曾多次提出,不治了。但父母勸她要繼續堅持。


最終,這個像天使一樣的姑娘,

選擇口述遺囑,

捐獻出自己的器官,

並要求“將骨灰撒入長江,

不給這個社會帶來任何負擔”。


這份遺囑

應該是她留下的

最珍貴的“禮物”。

來源:中國青年報(微信號:zqbcyol

原標題:《能救命的部分儘管用!這個北大女博士最後的願望讓人淚目…



其他用戶正在看

1、買個DNA,失明的眼睛就能重見光明!但代價是...

2、警惕!新型毒品已偽裝成“巧克力”“曲奇”來到你身邊

3、為了它,年輕人一年花費1萬多,因為它讓人“找到戀愛的感覺”

4、蘋果心塞!萬元機iPhone X的高顏值,這十多款國產手機也有了


閱讀原文


http://seo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