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視行業沒救了?他放狠話“電視產業第三次革命”就能成功突圍

每日經濟新聞2017-08-16 07:27:23

自2016年下半年開始,因面板等原材料價格的持續上漲以及用戶需求的萎縮,我國電視行業整體表現低迷,2017上半年整體市場零售量和零售額更是雙雙下滑。根據中怡康與奧維雲數據統計,1-5月中國電視線下市場零售量同比下降19.3%,零售額同比下降9.2%。更糟糕的是,電視企業淨利潤率由2011年的3.0%、2014年的1.5%,跌入了1.0%之內,產業轉型迫在眉睫。


作為成長較快的互聯網電視廠商,暴風TV自成立以來便成為眾多投資者和業內關注的焦點。“在電視行業零售量和零售額下滑的態勢下,電視企業應該如何破局?”“比拼價格戰的互聯網電視是否進入了瓶頸期?”帶著上述業內關注的問題,筆者採訪了暴風TV CEO劉耀平。在劉耀平看來,無論是整個產業,還是暴風,都是有機會在電視產業的第三次革命中破局的,並且設備時代很快就會結束,“助手”時代正在到來。


▲暴風TV CEO劉耀平


國內電視產業轉型迫在眉睫


在傳統電視時代,電視作為用戶終端,只是提供顯示技術和內容呈現的設備。在隨之而來的互聯網電視時代,電視作為互聯網內容聚合和分發的終端,仍停留在簡單提供信息和娛樂服務的設備。這不僅讓電視產生服務的場景刻意而被動,為用戶創造的價值也較為淺層,使得電視在移動互聯網的風口下處於蠻荒時期。


事實上,相比較手機、電腦這兩個產業,電視產業的發展較為緩慢。電視產業從誕生之日起,就再也沒有發生過翻天覆地的變化。雖然第一次電視產業革命結束了顯像管時代,用戶迎來了高清晰的畫質,但電視內容依舊貧乏而且也無法互動點播;而電視產業的第二次革命雖然通過互聯網連接了產品和服務,實現了產品在硬件、軟件以及服務三者之間的聯動,但它仍沒有將服務價值充分發揮出來。事實上,在形態和內容上發生的這些不徹底的改變使得電視產業仍未擺脫“放映設備”的宿命,不僅服務單一,而且用戶的使用頻率低、時長少。


此外,遙控器作為人機之間交互的重要介質也從未發生改變。目前,用戶通過遙控器來實現交互、獲取服務的方式不夠便捷,服務的觸發往往需要經過找遙控器、開機、等待、選擇等一系列繁瑣的操作,易用性遠遠比不上手機。


基於此,近年來我國電視行業整體表現低迷,2017上半年整體市場零售量和零售額更是雙雙下滑。根據中怡康與奧維雲數據統計,1-5月中國電視線下市場零售量同比下降19.3%,零售額同比下降9.2%。電視企業淨利潤率由2011年的3.0%、2014年的1.5%,跌入了1.0%之內。由此可見,國內電視產業的轉型迫在眉睫,急需尋找到一個解決困境的辦法,讓電視重回家庭的中心。


電視產業將開啟第三次革命


從創維電視事業部副總裁到暴風TV的掌舵手,在從業十幾年的劉耀平看來,電視產業要實現跨越式的發展就一定要通過技術手段、科技手段改變三件事:第一,改變人機關係;第二提高服務效率;第三,將服務屬性和功能屬性相結合,增強多任務並行處理能力。由此改變服務的發生方式,為用戶提供更好、更自然的服務。而人工智能奇點的到來,為電視產業豐富化的服務、個性化的技術基礎以及更進一步的人機交互奠定了基礎,也為電視企業指明瞭方向。


正是基於對這一趨勢的洞察,劉耀平創造性地提出一種觀點:即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電視產業第三次革命呼之欲出,電視行業即將迎來新的機遇。在專訪中,從業十幾年的劉耀平既對傳統電視企業產品態度保持尊敬,又對其轉身緩慢表示遺憾;對互聯網電視市場蓬勃欣喜,又對市場追崇的低價策略嗤之以鼻。他對筆者表示,與傳統剛需、迭代消費創造出來的消費需求所不同的是,電視產業第三次革命的意義在於,通過人工智能、產品的邏輯、認知層面的共識來刺激用戶消費。


眾所周知,人工智能不僅能通過對每一個用戶單獨計算、單獨服務來進行服務的重新匹配,而且還能讓服務更具個性化。以人工智能化電視為例,除了提供基礎的娛樂和資訊外,它還能根據生活化的服務場景滿足用戶的不同需求,讓家庭生活中的每一個人都能夠通過電視快速地獲取服務。



在劉耀平看來,創造服務價值最大化,為用戶帶來良好的體驗,才是產品和品牌的唯一出路。硬件和渠道是現階段電視產業利潤最為豐盈的兩端,而服務價值是電視產業盈利最大的潛力股。電視產業要發展,就要轉變自己的角色,尋求服務價值的最大化,提升可盈利空間。“硬件利潤所有廠商加起來也就40億,但服務的商業利潤是20倍以上,以後,電視競爭的分界點就在於互聯網電視提供的服務。”


用人工智能讓產品助手化


方向敲定,接下來的重點便是實施的方法。筆者注意到,已經有不少互聯網電視品牌開始嘗試在產品中加入人工智能。不過,在劉耀平看來,“這些加入人工智能的互聯網電視大多隻是用在語音或識別等方面,還太淺,通過遙控器做一些語音指令式的服務產品,這僅僅是一部分。”劉耀平認為,真正的人工智能有兩個部分:


第一個部分確實要更自然的人機交互,解決交互的問題,真正徹底的自然,不需要在人的本身以外,藉助過重的工具來實現,否則不叫足夠的自然;


第二,根據大數據的狀態,到底能不能讓我們的人工智能變得更懂語音,確實更聰明,需要能夠不斷地創造主動服務的能力,像一個助手。


在推出首款可實現遠場語音交互的人工智能電視時,暴風TV展示出一個挑戰者的實力和對待產品的態度。今年5月10日,暴風TV發佈了AI電視X5ECHO。據悉,該款產品與之前小米、樂視、微鯨等發佈的基於遙控器的語音指令交互方式最大的不同在於,其跨越了遙控器門檻,電視機不用開機,場景隨時觸發,即變為“免遙控、遠講語音、隨時觸發和隨時待命”。



“讓人工智能助手化,將用戶的服務對象擬人化,並利用正常的視覺和聽覺,甚至是觸覺系統進一步強化人的感知,從而通過社交技術形成人與‘人’之間的情感紐帶。也就是說,在助手級的人工智能時代,電子設備將不再僅僅侷限於一個工具、一個物件,而是真正走進人類生活並與之交互的‘助手’,它不僅是可感知的,還能夠與人進行深度交互。”劉耀平進一步解釋稱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為了進一步完善人機交互技術與機器深度學習的能力、為了更自然地人機交互體驗,暴風TV在語音交互人工智能上正在做三件事:


第一,聽得見。解決用戶和產品之間互相能夠聽得見的問題,就需要解決聲音的方向性問題、聲音強度分配問題、聲音定位問題。


第二,聽得懂。解決產品能夠聽得懂用戶需求的問題以及解決信息流的轉換,因此,暴風TV聯合科大訊飛成立了人工智能實驗室。


最後,能幹活。讓產品實現連接人與服務,用戶需要什麼服務,產品就能提供什麼服務。


事實上,在跟原有的產業巨頭競爭的時候,打敗傳統或者創造一個新的商業價值需要更換賽道,改變現有的競爭邏輯,後發者才會有競爭資本和優勢。而劉耀平預言,“在未來,人人都需要一個助手,通過助手思維戰略,暴風TV將實現在電視行業的換道超車,對電視這個傳統產業進行重構。”


此外,筆者還注意到,2017年8月14日,暴風集團發佈了關於重大資產重組進展暨延期復牌公告,公告表示,暴風集團擬採取增資及股權轉讓等方式為公司控股子公司暴風TV引進戰略投資者,具體交易方式尚在溝通協商,未最終確定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作為成長較快的互聯網電視廠商,暴風TV在引入戰略投資者進入後,未來在AI道路上的發展態勢令人期待。

閱讀原文


http://seo.vxiaotou.com